Contact Information

Theodore Lowe, unit #6-3671
Viking way, Richmond BC

We Are Available 10-6/ 7. Call Now.

多伦多大学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教授 Jeff Kwong说:就目前的数据看来,卑诗省和阿省做得要比魁省和安省好。至于为何会有所不同,不能只是简单归因于一方面。也许是因为早期实施的应急措施不同,也许是因为公众在早阶段接收的信息不一,甚至也可能是环境因素或幸运导致的。

BC 省首席卫生官邦妮·亨利(Bonnie Henry)医生星期一在回答记者们提出的问题时说,很难确切知道原因,部分原因是走运。的确,BC 省有一点很走运,这就是 BC 省没有像其他地方一样,出现病毒的 “超级传播者”。

与此同时,安省多伦多市在三月初举行过一场大型国际矿业大会,多伦多“首例社区传播者”就曾参加过这场万人大会。Jeff也指出,在三月的第一周,温哥华也有一场大型的牙科会议,当时也有数十个确诊个案与之相关,所以很难就此说明,“超级传播者”存在与否,是导致各省抗疫成果不一的主因。

多伦多大学的流行病学教授戴维·菲斯曼医生(David Fisman)说,BC 省的疾病控制机构长期以来一直走在前面,是加拿大其他地区的榜样。他说, BC 省的公共卫生系统一直协调运作良好,化验室、流行病部门、相关服务紧密结合,沟通系统畅通。

这意味着,在 COVID-19 开始得到政客的重视之前,BC 省公共卫生部门已经能统一反应,对公众进行一致的、快速的消息传递。而安省卫生厅官员在早期,就曾表示省内没有社区传播现象;这样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。

而另外一边的卑诗省,公众获得的信息却更清晰、更凝聚。卑诗省无论是从省卫生厅,各地卫生部门,以及卑诗省疾控中心,“都做对了”,来自卑诗大学的流行病学家Mohsen Sadatsafavi说道。尤其是卑诗省首席卫生官Dr. Bonnie Henry,在很早的时候就提倡“自我隔离”等预防措施。

在不同的省份,接收检测的比例高,有些就低。比如说,魁省每10万人里头,有1368人接收病毒检测;卑诗省是1048人,阿省高达到了1598人;而安省,每10万人里头,只有605人接受病毒检测的。

而安省最近更是存在测试积压的情况。如果患者被推迟了确诊,那么对其密切接触人士的追踪也会推迟。而之所以要追踪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,是因为他们也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携带者,会传播病毒。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测试盒短缺,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不够用。

除了检测比例,各省的检测确诊标准也不相同。在几周前,魁省还要求医院实验室和省实验室,两方面的检测结果都为阳性的,才确诊患者感染新冠肺炎,但当魁省去掉“省实验检测结果”这一个步骤后,魁省的新增确诊人数陡增,成为第一个累计确诊人数破千的省份。

专家们说,另一个原因与春假的早晚有关,加拿大各省的春假时间不同。魁北克省春假是 3 月份第一个星期,当时疫情的严重性还不是很明显,许多家庭外出旅行,去了美国和欧洲,回来后就有很多人生病。

而安大略省和BC省的春假是 3 月份的第三个星期。3 月 12 日,BC 省明确建议人们不要在到加拿大境外进行不必要旅行。

多伦多大学的流行病学教授戴维·菲斯曼医生(David Fisman)说,他认为 BC 省首席卫生官邦妮·亨利(Bonnie Henry)医生在应对BC省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他说,在每次的新闻发布会上,亨利医生坦诚地回答问题,不掩盖事实,并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,说明为什么所有人都需要在对付疫情中尽到自己的责任。

BC 省首席卫生官邦妮·亨利(Bonnie Henry)医生在多伦多的 SARS 疫情以及 H1N1 疫情爆发时拥有直接的经验,多伦多大学的流行病学教授戴维·菲斯曼表示,公共卫生系统的领导者拥有这样的背景和经历是至关重要的。

接下来的几周,也将是加拿大抗疫至关重要的几周。无论是中国的经验,还是BC省的经验,都在警示着我们

  • 政府部门强有力的防控措施是应对疫情的关键;
  • 速度就是一切,对患者的检测与隔离、对接触者的追踪,进行得越快对疫情的阻击就会越成功。
  • 主动遵守专家建议,避免聚集,在家隔离。外出佩戴口罩、勤洗手、勤通风也都是预防病毒的有效手段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还需要大家再接再厉,相信胜利的曙光,就在前方。

Share:

administrato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